您的位置: 房山信息网 > 时尚

父亲的小嘉陵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1:33:46

十六岁的那个年少时期,我生日的那天开口向父亲要了两百块钱,我说我要买套衣服好好庆祝一下。两百块对于一个不能算得上是小康的家庭是不能那么随之容易就能拿出来的,何况获益的只是我一个。母亲在一旁添盐加醋火上浇油说学生并不需要买那么贵的衣服,而父亲则是二话不说慷慨地掏出两百块钱,直到我把钱塞到裤袋里走进房间还能听到母亲喋喋不休的唠叨父亲为何要这么宠我。  那天是星期天。我打电话给我最好的同学,叫上他一起出外逛一下,我说我要买衣服。他一下答应。    在青春期里的孩子里对潮流的触觉是极为敏锐的。那个季节,市面上出现很多紫色的T恤,街道上的年轻人都是紫色上衣深蓝色牛仔裤。我觉得我该跟风潮一下,原因无他,很单纯地想要跟风,虽然有点儿不可理喻。我要去一些质量和款式和口碑比较好的店铺。途中我和同学商量后决定要抄捷径,我们走进了漆黑的只能靠街道上来往车辆的灯光偶尔的闪烁才能照亮的巷子里。走着走着,忽然看见前方迎面而来两个高大而消瘦的男人。同学觉得气氛不对劲,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瑟瑟抖擞地对我说,要不我们回头吧。就在我想说嗯的时候那两人已经快步上前一手抓住我的肩膀一手用拳头指着我的鼻尖对我说,有钱吗?一向老实的我竟然出于本性地回答说,口袋有两百块。  那两人不但劫财心切就连花钱也心切,四只手分别在我和同学的衣衫上口袋摸了个透之后发现没有任何价值的东西后拽着我来之不易的两百块钱拂袖而去。劫后余生的我俩走出巷子来到街道的时候同学说了句,算了,倒霉,那两人可能是社会上的混混,追也追不回的了,你该想想怎么和你家人交代吧。  交代而已,还用想吗?老实交代就是了。    欢呼雀跃地出门的我,回去的时候居然会是垂头丧气万念俱灰。本想着如实交代遭遇抢劫了的我在家门前攥着钥匙开门的时候却犹豫不决,我觉得害怕。要是他们都认为我在撒谎,实则是想多骗点儿钱的时候我该怎么辩驳?年级尚小资历尚浅的我能对着吃盐比我吃的饭还要多的已经养育儿子十多年了的他们对抗吗?  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和父母辩驳什么和对抗些什么,我没这资格,也没这理由,我只希望他们可以相信我。你们当初既然可以把我生下来并且相信一定可以将我养育成人的那种坚持就是力量的信心可否悲天悯人地再掏出一次来?小时候的我们就是这样,渴望被相信。  我打开门,一踏进厅里母亲就问我买到衣服没有,父亲那双睿智的眼神瞟了一眼我两手空空垂直下来的双手,很有技巧地用疑惑而不失威严的双眼看着我,等待我说话。  我走过茶几,拿起杯子喝了大半杯水,我说在路上被抢了。  什么?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怎么回事?    我不敢怠慢立即把事情的发展经过告诉他们。果不其然,我母亲起了疑心,说是不是那个同学早就串通好要抢你钱的。虽然不是我想像中的怀疑到我身上,但我知道她曾经怀疑过。  父亲则是没有所谓地说,算了,抢了就算了。  母亲比我还要不甘心,怎么能说算就算,两百块啊!  父亲大声呵斥,不算的话你能怎么办!  母亲被逼无奈地叹息。  我忍住快要涌出来的眼泪,快步走回到自己的房间,反锁起来。失魂落魄地蹲在墙角里,我很想找个理由来好好埋怨一番,怨恨那两个抢走我两百块的劫匪?还是怨恨那个偏要在夜晚除外买衣服的我?我应该在白天的时候去即使走在巷子里那些劫匪也没有胆子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劫?还是我不该向父亲要两百块钱?  我在房间里无声落泪,没有伸手擦拭,任由它滑落,任由它掉落到地上无声地破碎。父亲来敲门,问我肚子饿不饿。我言简意赅,不。父亲在门外说,钱没了就算,明天我带你去买。    我关灯,上床,毫无睡意地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睡着了,第二天我被父亲的敲门声吵醒。  我看一看桌上的闹钟,八点半了,我奇怪怎么平时七点半就去上班的父亲怎么还会来敲我的门?  我打开门,父亲说,快点刷牙洗脸,和你去买衣服。  我哦了一声算是回答了。父亲请了假吗?印象中老实巴交一心为工作的他也会为了我这等小事而请假?陪自己儿子买衣服也算小事吧?这样的事情小时候就经常发生,我上了初中后每一次我想要买衣服的时候我就拉下脸皮伸手向他要钱,他没有继续带着我去走便价的市场买便宜又难看的衣服。我上了初中之后认识了很多不同世界的同学,简单点儿说,他们很跟潮流,他们的穿着打扮让你一眼望去就知道此人是个潮人,潜移默化地,我爱上了潮流。惹得每一次向父亲要钱买衣服的时候母亲一个劲一个劲地在奚落我,不停重复那一句——你真是高消费。  刷牙洗脸只不过花了五分钟的时间。我系好鞋带之后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等我的父亲就起身,把电视机关了,说了句,走吧。就下楼去。    我坐在父亲的绿色小嘉陵上,稳扎的时速让我本来颓废的心情慢慢地回复过来。就连沉寂的思想也开始回转。虽然嘉陵这牌子在摩托车中算不上是上品,并且父亲骑的那种是大众化的小嘉陵。有些同学已经学会驾驶摩托车,并且对摩托车的世界有一定的理解,自从得知小嘉陵是众多摩托车中最为普通的那种之后我就尽量避免了坐上父亲那辆小嘉陵的后座。更是不愿意被同班的同学看到我的父亲还在骑着这么不合时宜的老式机车,可是,箩筐总是装不住水,有一次同学们放学的时候在我家楼下经过,我叫住了他们,那时候我父亲刚好下班骑着一路发着嚯嚯嚯的引擎声,有点像患了哮喘病患者犯病时的状态,这声音从远到近,直到我家门前。第二天回到学校的时候同学们问我为什么我父亲是开小嘉陵的,怎么不买台好点的,本田也不错的。我不懂摩托车的世界,自然不知道哪辆车马力大还哪辆车发出的引擎声好听,我敷衍着说,我怎么知道。他们竟然开始怂恿我,让我回家叫父亲换一台本田,然后要我开着和他们一起游车河。    父亲在车子发动之后问我,要去哪一家店。我说先到街上去吧。父亲载着我驶到区内,在络绎不绝的车流人流中缓慢地前进。途中我看见了那些经常光顾的服装店,可我没有喊停,我怕当车子停在服装店门前的时候我没有勇气在售货员们鄙夷的眼光中下车,并且父亲一定会锁好车子跟着我进去。可不是吗?我都长这么大了,都快成年了,被人看到我这么大个人还和父亲一起去买衣服……应该说是被父亲领着去买衣服不被人笑到面黄发紫才怪,特别是让同一个班级的同学们看到更是无法收场。所以一路上我都没有下车的打算,这次的行动顺理成章地变成了我长大之后第一次和父亲游车河。在一个阳光温暖空气清新的早上。我沿途不停看着周围的风景,我看到那些抱着孩子的父亲走在尘埃起舞的路边,我看到那些坐在父亲单车后座上的孩子,经过的时候我特别留意他们,那时的我并五他意,现在想来却是别有用心:  ——我在车上,你吃到的尘埃是我掀起的。  ——我在车上,你看到永远是我的屁股。  ——我在车上,软绵绵的坐垫比你们坐的手臂和铁架都舒服多了。  真的很久没有坐在父亲的车尾游车河了,迎面而来的风惬意地让我闭上了眼睛,而我的手则不由自主地放到了父亲的腰上,很自然。我紧挨着父亲的背部,忽然之间很想怀抱着他那日益进展的大肚子,可一想起周围有无数双雪亮的眼睛在注视着我的时候我又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心便一次又一次地被瓦解。我想象力丰富,能想到他人看到我这么大个人了还抱着父亲一副孩童撒娇的样子时他们会说到的话——哟!这哪家的孩子呀,个儿都快追上他爹了还这么娇气。那时我必定会被天诛地灭。  大概半个多钟头吧,我们几乎绕了市区一整圈。父亲见我一直都没有喊停的意思,他开始不耐烦地问我,你到底还买不买?  我老实说,不买。  那就回家去。    然后掉头行驶回家。下车的时候我还有些不情愿,我是不愿意看见父亲发怒的,自小时候的记忆得知他怒起来的时候是六亲不认的,至少不认我这个儿子扯出他的皮带来抽我。我失落悻然地下车,不是因为买不到衣服而失落,不是因为从父亲后座下来而悻然。我当我把门打开,已经半只脚踏了进去的时候他喊住我,递给两张崭新的百元大钞,我望着不禁出神,他说,拿着。我回过神来,上前接过。他说了句,要买什么自己买,小心点。然后就右手一扭那个提速的手柄,哮喘发作的车子在平坦的水泥路上慢慢远去。  我在完全听不到车子引擎声之后上楼。    我偶尔会在街道上看到骑车飞驰的昔日同班同学,我并不汗颜至今为止我还没有学会骑摩托车。我甚至觉得,没有学会骑摩托车,是一种幸福。 共 334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患上急性附睾炎 一定要记住禁止吃这些东西
昆明好的治癫痫医院
昆明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