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房山信息网 > 时尚

科学神教 142 我要抗争

发布时间:2019-09-26 01:55:13

科学神教 142 我要抗争

铁锤的一声咆哮,就如同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所有人的脸上。可能平常没觉得,但其实教廷的强大已经深入人心,强大到不敢反抗的地步了!

这里面诚然有实力的绝对差距因素在,但实力只是代表着最终胜负,抗争却是自己勇气,风暴堡就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吗?

“你说什么?我们风暴军只有前进,永不退缩!”

卡索这个时候也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面,瞪大眼睛朝着铁锤愤怒的看了过去。

其实风暴堡诸如卡索、艾伦他们没有表示,并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一种习惯。就好比让他们面对跟教廷一样强大的敌人,他们绝对是毫无畏惧的冲上去,大不了就是战死。

但是面对教廷,这种从小烙印在他们心底的信仰跟人生观,让他们无从反抗。说句夸张的一点的话,光明神教就是这个大陆上人类的精神寄托,当有一天要对抗自己精神寄托的时候,就会出现一种下意识的茫然。

而杜克就不同了,他从开始就是把教廷给当作自己的对手甚至是敌人,他非常明白哪怕就是站在信仰的高度,自己跟教廷的精神也永远是处于对立面,科学不应该屈服宗教,更加不能接受宗教的指导跟压迫。

听到卡索拍桌子的反驳,矮人铁锤也站起身来,虽然比卡索要矮上一截,但是气势丝毫不弱的回道:“前进就是你这个样子吗,既然是杜克大人的臣属,谁进攻风暴堡就是我们的敌人,你在害怕什么!”

“我……”卡索喊出这个字之后,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并没有害怕,只是陷入了矛盾之中。

杜克见到这一幕,并不责怪卡索他们,因为自己是站在上帝视角,知道历史的走向是什么。但是这个世界的人不知道,他们依然认为教廷是光明的,是帮助大陆上的百姓,是自己的精神寄托,代表着正义!

既然自己开挂了,就不要怪别人普通,这是毫无意义的事情。

“懦夫!”矮人铁锤愤怒的回了一句,作为矮人他本身就是异教徒,站在教廷对立的一方,所以无所顾忌。

面对矮人铁锤这样的嘲讽,卡索瞬间就涨红了脸,作为骑士他无法接受这样的屈辱,当场就拔出长剑对着铁锤说道:“矮子,我要跟你决斗!”

铁锤也毫不示弱,举起自己的兵器就回道:“来吧懦夫,让你感受真正男人的力量!”

面对会议厅即将要变成武行了,杜克终于开口说话了:“够了!大敌当前,你们还有闲工夫去决斗,还配称为风暴堡的战士吗?”

面对杜克的怒斥,瞬间卡索跟铁锤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因为领主大人一般都是笑呵呵非常和善的状态,无论对下属还是平民,基本上都没有什么领主的架子。

所以杜克这罕见的怒斥,还真让这两个人感到一种恐慌。上位者的权威就是这样,很多时候都不需要刻意去表现什么,当一桩桩事情长久累积下来,就自然会出现绝对的统治力。

杜克这一句话下去之后

科学神教  142 我要抗争

,整个会议厅简直徐若寒蝉,只有矮人铁锤跟卡索,依然吹胡子瞪眼的看着,双发心里面都憋着一股气。

这个时候杜克缓缓的站了起来,看着眼前的众人说道:“我以风暴堡领主的身份正式下令,不接受教廷对于风暴堡的污蔑跟调查,同时我们也不会屈辱的被教廷军给打败。从现在开始,风暴军团跟矮人军团全体将士开始集结,准备抵抗教廷军,哪怕我们就是输了,也要站着死,而不是跪着活!”

当杜克说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所有人心里面都松了一口气,不管他们之前怎么想到,但是至少领主大人没有退缩,给出了一个答案。

无论这个决定是对是错,但杜克承担起来了,没有让他们失望。

“领主大人,矮人军团将是你最锋利的长剑!”

铁锤没有废话,回了一句话就直接朝着会议厅外面走去,离开之前还用着条形的眼神看了一眼卡索,这个眼神让卡索气得不行。

见到铁锤走出去了,卡索也站起身来说道:“领主大人,风暴军同样不会退缩,无论敌人是谁!”

卡索这也算是表态了,从这一刻开始,哪怕面对的是教廷,风暴军也不会由于跟矛盾。因为风暴堡才是自己的加,杜克才是风暴堡的领主,而今天所有的一切,不是教廷给予的,是杜克带来的。

随着铁锤跟卡索走出去,会议厅只剩下赫拉、甘道夫还有艾伦三人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甘道夫,这时候也活动了一下肩膀,懒洋洋的说道:“都商量完了吗?商量完了我就先走了。”

听到甘道夫这句话,本来都已经平缓下来情绪的杜克,瞬间就有一种火冒三丈的感觉。虽然杜克明白,甘道夫一个人不可能对抗教廷军,甚至如果他出手了,可能带来的后果比不出手还要严重。

毕竟风暴堡出现了一个黑暗大魔导师,要是被教廷给知道了,那就彻底不死不休,必须剿灭风暴堡了。这老家伙好歹也是风暴堡的首席法师,平常杜克也待他不薄,现在大敌当前却跟一个没事人一样,这老家伙摸摸自己的良心难道不会痛吗?

不过杜克最终还是没有说话,毕竟现在算是大难临头,甘道夫愿意留下来帮助是他的情义,不愿意留下来甘道夫也已经拯救过风暴堡一次,加上从瓷器到医学实验的贡献,甘道夫也不欠风暴堡什么了。

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指手画脚,从来都不是杜克的风格。

但是让杜克没有想到的时候,甘道夫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他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小家伙,当初你从宗教裁判所地牢放我出来,算是给了我自由。我不敢保证能够守住风暴堡,但是保住你一条命还是可以的,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刻,我会护送你离开的。”

甘道夫说完这句话后,就头也没回的走出了会议厅,杜克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内心里面百感交集,甘道夫这个家伙,永远都是这副面冷心热的样子。

嘉峪关治疗妇科医院
嘉峪关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嘉峪关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嘉峪关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嘉峪关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