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房山信息网 > 科技

墨海马泪河传说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7:19:53

大风当歌,如叙说着神奇的古老,我站在流水滚翻的马泪河上,大脑的思緒在奔腾,回想着当地人关于马泪河的传说……  ——作者语    鲁班是下界的神工巧匠,他建赵州桥确实为天下人做了一件好事。  在工程设计之前,他走遍了天下和有桥的地方,作了大量的考察研究,不但记在心里,还画了许多图谱。回来之后,他日以继夜地进行设计,简直到了废寝忘餐的地步,然后以最佳的方案决策和施工。在施工的月日里每一道工序都在现场,由于过渡操劳人就瘦了一大圈,而且致使口腔上火,连喝水都疼痛难嚥,直到工程结朿喝了两剂草药才把虚火上炎降了下去。这一天鲁班正在桥上,他蹓达着察看还有什么问题,这是千年大计,万年大计,绝不搞豆腐碴工程,这样对天对地都于心不忍。当他在桥上转了三圈,到第四圈时,忽然向桥上走来了许多人,他以为是寻常百姓来随便看看,就没有当回事儿,因为工程还没有剪彩,不会有重量级的人物。然而他想偏了,这里边可是魚龙混杂,让他有眼不识泰山,真乃谬也。  赵州桥拨地而起,一时风传开来,这一状举惊天动地,难得上苍地下不会不来察看。这一伙人中就有八洞神仙中的张果老,柴王爷,天上的星宿马王爷牛王爷等。他们是微装出行,蓄意有所准备,看看此桥是否经得起折腾?  他们问:“此桥好啊?”  鲁班说:“就这个样子吧。”  张果老赶着一头小毛驴说:“我想赶驴过去,经得住吗?”  鲁班看了一眼,见他是一个干老汉,一头瘦毛驴,大言不渐地说:“这千军万马过,我看没问题。”  “真的没问题?”  “真的没问题!”  “真的没问题,那就要过了。”  张果老真的就要赶驴过去。一踏上桥,桥就有些抖,鲁班扯了一下眼,他想可能是眼花了,快到挢中时不但有响声,而且摇摇欲坠,就在这时他可慌了手脚,纵身就跳下去把桥驾住了,张果老一看才收了功法,为了桥的安全。这是怎么回事儿?原来是张果老调来了日月星辰驮在驴背上,柴王爷也调来了泰山压在车上。这时他们现出了本相,鲁班狠自己有眼不识泰山,当即挖出自己的眼睛扔在地下,这紧随其后的有马王爷和牛王爷,他们一见,俩个就去抢夺。马王爷眼快手捷,一下抢到按在自己的额头,很快就长出了一只眼睛,加上下面两只,这就成了三只眼睛。牛王爷没抢到,瞪起了圆似句号的大眼睛,不满地连水带沬往出吐……  很快这一幕就过去了,天地上下依然如常,赵州桥上人来马往,更因为有了这个故事,越传越神奇了。  马王爷有了三只眼睛,可了不得了,他是无意而得,而鲁班少了一只眼睛,痛不用说,少了一只眼睛是什么概念,那就是大大的毁容,此后多日不敢在人前走动。他想去找马王爷讨回眼睛,马王爷给不给不知道,这人可丢不起,哀声叹气没办法。这天夜里他在梦中,水晶宫圣毌给他送来一只宝珠按到了他的眼上,而且还闪闪发光,这就是后来人们所说的假眼。装上假眼是好看了,但和内脏没联系,发光是发光没有视力,还是看不见事物,以后他就靠一只眼睛做工了。  马王爷好春风得意,他常在牛王爷面前显摆,这使牛王爷非常不满,怀恨在心,但一时也想不到怎样报复他一下,削削马屁精这个锐气。马王爷接嫁了鲁班的这只眼睛,真的不是一般的眼睛,那是一只智慧的眼睛,看事锐利分明,大大地超越了他原有的天賦,益美之辞随之而来:什么三眼灵光,三眼华光,等等不一。他听了沾沾自喜,不在话下。好运来了什么也挡不住,他办了几件事情很漂亮也很光彩,上苍对他嘉奖又能委以重任,在荣誉面前他能不飘然吗?  他真的变的独自高大,趾高气扬,非是往日,一般小可在眼睛里就不想看个一二。然而事物是一分为二,在好事的背后,想不到的坏事正向他渐渐地走来……  马王爷是百姓对他的一种称谓,姓马,名叫灵耀,还有一种叫水草马明王。无论几种叫法在爱恋她的眼里就是马明儿,她是东海龙宫里的一个可爱的小龙女叫珍雨。在马明儿未发迹之前,他俩爱恋的可是水乳交融,相濡以沬,可现在呢,珍雨对马明儿的爱温大幅度降落。她是一个清纯的女孩,不仅天生质丽更爱自由无束地生活,玩呀,游呀,唱呀,跳呀,这一点马明儿能满足她的要求,而且还变本加利地得到她的喜欢,进一步赢得她的芳心。珍雨记得那一年的春天,是一个草绿花红的时节,马明儿约她外出踏青,无限美好的景色就像画面一样在他们面前展开。因为他们有灵光仙气,能驾云穿雾,能飞越而跨度,一日之间可走千山渡万水,那是我们凡人之不能比及的,可以享受大自然的美丽和本真。他们累了,在一个四面是山,中间一片广阔的草原上停了下来。  “这里很好啊!”马明儿说。  “好什么呀,我怎不觉得。”珍雨精神状态不大好,低着头淡淡地说。  马明儿看着她那个样子,知道她累了,便把她抱在怀里说:“你躺在我怀里睡一会儿就好了。”  珍雨说:“那你呢?”  马明儿说:“我看着你睡,你太可爱了!”  “你觉得是呀?不会骗我吧?”珍雨两只眼睛看着他说。  马明儿说:“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你那红红的脸儿……”不由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雨珍笑着微微地闭上了眼睛,就像躺在暖暖的纱帐里,幸福写在她的脸颊上和嘴唇不太分明的蠕动中。  抱着她,马明儿的一阵微妙的感觉在升温,就像痴痴的醉酒了一般,他控制着自己,生怕那个非份之想一但点燃,草率犯下不该犯的错误。他竖起头来,不敢老把她看下去,而要换个思路想些其它什么的。  时间就这样磨蹭下去,马明儿抱着珍雨不由地眼皮一软,他也睡着了,在这大草原里这一男一女睡得很甜蜜。忽然马明儿的口水流出来了,一点一点滴在珍雨的脸上,珍雨醒了,但眼睛还没睁开说:“明儿,天下雨了?”  马明儿惊的一下醒了,感觉到自己流口水,用手一摸说:“是么?”在分秒之间他就有了绝招,用手向天上一指,天空中就落下稀疏的雨点。“是下雨呀!”马明儿就一下把珍雨蒙过去了,堵了一个漏洞。  这下好了,他们俩在草原上开始了新一轮的玩耍。  马明儿在草地上划了一个八卦圈,你追我赶,我赶你追,这嘻嘻哈哈,跌跌撞撞,很好玩儿。玩着,玩着,又出花样,珍雨要马明儿背着他走,说你背我八百步,我渡你八里海。真的是这样做了,因为对他们说来不是一件难事儿,只要开心就好。  ……  这些美好的回忆在今天说来,珍雨想着就像做了一场梦似的,甜蜜发晦了,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滋味?  那天牛王爷来了,他说路过这里要到别处去,太渴了,想找点水喝,就是没找着个地方。珍雨说:“呀呀,牛大哥,我这里是水立方,你就不用眼睛看,到处都是水,何还缺你那一点儿?”  牛王爷说:“我这两只眼睛不行,要是你那马哥有三只眼睛,还能像我稀里糊涂,什么也看不明白,真不给力,光知道死受罪。”  珍雨说:“三只眼怎么样,我就不爱戴。”  牛王爷说:“你就没听说,马哥有了三只眼后,夸奖的和赞誉的多的是,有的说是三盏灯,有的说是日月星,千里之外能看得清,那怕地上掉下一根针。”  珍雨笑了:“牛大哥你真会说话,真的是那样就好了。”  “你还真不信,我告诉你,你可不能对马大哥说,要是说了就把我供出来了。”牛王爷说着向珍雨走近了一步,几乎贴近了她的耳根:“他这三只眼,有一只用的可不是地方,他是在监控你的行动,你出现在那里,他都会知道,他想找个理由把你甩了,而另择新欢,或者现在己有了意中人了。”  珍雨说:“我怎么不知道呢?”  牛王爷说:“因为你太老实了。”  “他能背着我干这种事情,当我软柿子揘,我也得踩踩他的脚跟,有天没世界,光由他了不成。”珍雨想到这里,她对牛王爷说:“你给我看着点儿,有事就向我报告。我也亏待不了你。”  珍雨给他找了一池最好的水,牛王爷喝了就离开了,一路上还有点小调吟吟。  听了牛王爷的话,珍雨就留心搜集马王爷的材料,几天过后也没找到什么典形的案例,只是名声大不如前。就在这时牛王爷来了,他拿出一样东西让珍雨看,珍雨一看眼睛发亮了,那是她给马王爷的一颗宝珠。珍雨说:“你在那里拣来的?”牛王爷说:“他和一个女的跳舞,跳来跳去,这家伙就掉出来了,他们又追又跑,追的跑的就没影儿了,我去拣起来了,就这个,别的我也没找到什么证据。”  珍雨说:“难得大哥用心,过些日子我去重谢你!”  牛王爷说:“不用,难得你这样表扬我,我去了。”  马王爷今天总算有了时间,他兴冲冲地来找珍雨来了。见到她第一句话是:“我来了!”珍雨没有马上回答他,过了一会儿说:“你不公务在身,根本就没时间吗?今天放假了,还是请假来的?”  马王爷怔住了,他本来是向她报告好消息的,看到她的表情冷冰冰的,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噎在喉咙的话咽下去了,只是两只眼睛只盯着她也一言不发了。这个时候只看到珍雨眼里在无声地流泪……  “你是到底怎么啦,你说话呀?”马王爷说。  珍雨抬起了头,流泪的眼里冒着火,向前一步直逼着马王爷:“过多的话我也不说了,我问你,你把我给你的宝珠还给我吧?”  马王爷说:“这不是你给我的定亲信物,你出尔反尔,宝珠在我身上,当初我对你说过,珠不离身,身不离珠,我守着这个诚信!”  珍雨说:“你是在骗人,在你身上那有诚信可言,你不配!在身上,你拿出来呀?”  马王爷说:“我就不信这个邪,在身上能跑那儿?”接着他就摸来摸去,摸了半天就是不见了:“我放家里了,这我就回去拿。”  “不用了,你不爱我了,你有新欢了,你把它扔弃了,它又回到我手上了,这不是它吗!”这一情景的出现,硬天十八丈的马王爷什么也说不出来,一下子就软到地下了。  珍雨说:“你走吧,咱家之间的爱情己经结束了!”  马王爷跪起来说:“你听我解释,这是一个误会!”  “不用了,那不是多余吗?”珍雨离他而去了,走了几步又扔出一句话:“你也该走了,别自作多情了!”  怎么会是这样一个结局,马王爷在想:是不是有人从中作梗,天天在想,天天在反思。他什么也做不下去了,最后向天宫请了病假。珍雨一去不复返了,马王爷找了一座高高的大山峰,朝着那天珍雨离去的方向望去。一天,一月,一年,整整望了十二年,也哭了十二年,三只眼睛哭瞎了两只,留下一只,这一只还不是他的,那是鲁班爷的一只。当初只以为三只眼睛多好,也确实荣耀了一番,哪想到葬送了多么美好的爱情,不是自己的就不自己的,何必硬要强加呢?真是得不偿失!由于他还在无休止的哭,一个十二年过去,又接着一个十二年,他流的泪就哭成河了,那河可不小啊,从山涧流出来滾翻着带哭声的浪花,一直流到了川南,人们就把条河叫成了马泪河。  如今的马泪河不是白白流,人们利用马泪河浇灌田园,种植着蔬菜稻田,又建起了绿色农业观光园,造福于这一方水土的人们。   共 411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怎样预防精索经脉曲张
昆明哪家研究院治疗癫痫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在哪里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