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房山信息网 > 科技

山水生死对决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0:59:35

1.  夜已经三更时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在北风呼呼的低吼声中,一行十多个人在海岸西边的山丘中急速地奔走着,他们身背着长枪,穿戴破旧,若不是有夜色的遮掩,看不出他们的那种脸色疲惫不堪,但却目光坚定的神情。  远处不时地传来枪响,零星的枪声中夹杂着机枪的点射声,这叫张连长不敢掉以轻心,他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判断着情况,在小心翼翼的夜行军中,心里那根弦依然紧绷着,他必须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性。  想起这次鬼子的冬季大“扫荡”,张连长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压力。在东海军分区的反“扫荡”动员会议上,他知道了这次大“扫荡”的元凶,那个日寇的冈村宁次大将,他从冀中飞临烟台,亲自布置了大“扫荡”的作战方案,调动了在山东半岛上的各地日军一万五千多人和五千多人的伪军,在沿海布置了三十多膄兵舰、快艇和十余架飞机,进行协同配合作战,采用“铁壁合围”的新战法,由日军山东第十二军司令官土桥一次中将挂帅指挥,展开了对胶东抗日根据地和胶东军区进行毁灭性的拉网大“扫荡”。  这东海军分区正处在胶东半岛的最东端,东临大海,直接受到敌兵舰下来的日寇的威胁。而在西面,济南、烟台、青岛等地的日寇一线铺开,迎面压来,形势更是万分危机。东海军分区根据胶东军区的指示,采用化整为零的办法,实行各自为战,寻机突围的战术,同鬼子展开了一场生死攸关而又艰苦卓绝的战斗。  张连长所在独立营的三百多人,都以连排为单位分散开来,以自己所熟悉的地形地势,在家门口和鬼子周旋着。独立营一连于是就以云顶村作为主要的落脚点。  云顶村坐落在一个山坡上,南临海湾,北傍群山,东抵大海,西连内陆。地势虽说不是易守难攻,但是那里有健全的党组织和良好的群众基础,大部分战士都是这一带的本地人,熟悉这里的山山水水和一草一木,所以这里本来就是一连的根据地。  但是从一九四二年的十一月以后,在鬼子的拉网式的大“扫荡”下,鬼子几次袭击云顶村,袭击得突然而且准确,鬼子就像知道这一连的一举一动,每当一连进驻云顶村,当天便有鬼子的袭击发生,张连长不得不率领一连掩护群众撤退,每一次都是惊险和紧张的转移,甚至会有一场激烈的阻击战。  此刻,张连长带领一个班的战士,要摸回云顶村,他们在执行一项重要的任务。因为就在天将黑时,他们才从这村子里撤出来,就在一个小时之前,一排长老莫和战士小田进村侦察,发现勾结日寇的奸细就是地主孙宝财,而且占据村子的鬼子,明天天亮就会向东推进扫荡,那个时候一连的处境就会更加危险,所以一连必须躲过这一险恶的局面,要秘密地从云顶村经过,然后再转向北面,去解救云顶村的乡亲们,张连长带领战士摸进村子里,就是要除掉奸细孙宝财的。  2.  按东海军分区的部署,独立营以各个连为单位,隐藏在海岸线的山丘一带的各个村落里。  这一天下午,张连长和黎指导员率领一连战士秘密地来到云顶村,部队在各个路口和要害位置都设立了岗哨,并且派出侦察员在村子之外的一些重要的交通方向上,进行监视侦察。  在村里,一连战士们在短暂地休息,从这次鬼子的大扫荡开始,在二十多天里,一连几乎天天都在行军和战斗的状态,战士们已经是疲惫不堪。张连长在各个排都在村子里驻扎妥当之后,便在临时的连部也就是一户农家的房子里坐了下来,难得有这样安稳的时间,他在静静地想着,思索着下一步的行动,分析着敌我态势。  黎指导员正在村子的街上,他和村党支部的老书记,就是王老汉在一起做话别。为了乡亲们的安全,他们决定还是让乡亲们回到山里去,鬼子的反复拉网式的“扫荡”,使得根据地的军民,不得不处在紧张的随时就要躲避鬼子的状态,一有敌情,就得向山里撤退,云顶村的反“扫荡”的工作在紧张地进行着,组织乡亲们的及时转移,就是村党支部的主要工作。  刚刚从山里回来的乡亲们被再次地动员起来,男女老幼,挑担携包,人们向北面的通往山里上涌去。  黎指导员和王老汉边走边说着话:  “王书记,这几个伤员和走散的机关干部就跟你们一块行动了。”  “放心吧黎指导员,我们都已经将他们的衣服换成了老百姓服装,就是遇到鬼子,他们也看不出来的。”  “一定要当心,尽快撤到山里,组织好民兵作掩护,若有情况就派民兵通知我们。”  黎指导员转过身,叫身旁的两个战士过来,对王老汉说道:  “这三支步枪给你们民兵拿着吧,他们的担子不轻,保护责任就全靠他们了,这是张连长送给你们的。”  “谢谢你和张连长,民兵们正愁枪支少呢,这下高兴了!”  王老汉说着话,几个民兵高兴地从那俩个战士手中接过枪和一条子弹袋,跟在后面摆弄着枪支。  黎指导员和王老汉说着话,随着乡亲们向村外走着,在村口道别分手后,王老汉带着村里的干部和民兵们走进到云顶村乡亲们那长长的人流之中……  就在这时,在村子的一座深宅大院里,有双险恶而又狡猾的眼睛透过大门,在鬼鬼祟祟地窥探着街上的动静。  这户人家就是本村的地主,人称“笑面虎”的孙宝财。这孙宝财在往日里,靠收取租用他家土地的佃户所交的“地租”盘剥着农民,成为当地的一方首富。自从抗日政府实行了减租、减息的政策,得到了贫苦农民的欢迎,但是这孙宝财却是恨之入骨。表面上,他逢人面带三分笑,尤其对抗日干部,态度热情,和蔼可亲。背地里却是咬牙切齿,放声咒骂。他有一个儿子,名字叫孙耀祖,早年在北平念书,以后人们只是听说是出国留洋去了,但是却不知他是在日本读书,如今却是做了汉奸,在盘踞在烟台的日军中做着翻译。这孙耀祖在日军开始对胶东抗日根据地进行冬季大“扫荡”之际,就派人暗地潜回云顶村,给他爹孙宝财送信,叫他老子注意抗日根据地的动向,尤其是要注意收集八路军的情报,并定下了交接情报的地点与方法。  孙宝财看到街上行走的八路军战士,看到王老汉和村干部们的身影,还有那些背着枪的民兵们,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就在这时,只听得院子后墙“咚”的一声,他回转身子一看,从院墙上跳下来的人是自己家中的狗腿子孙二。  孙二将嘴巴贴在孙宝财的耳朵上,一阵嘀咕,孙宝财阴沉个脸一动不动地听着。  原来这孙二早已心甘情愿地在孙宝财的指使下,充当着奸细,他整日里在村里到处转悠,时刻注意着村干部和民兵们的情况,这几日里,他就像一只苍蝇一样到处乱撞,多方打探,终于探听到这独立营一连又回来了。刚巧,在黎指导员和王老汉边走边说话的时候,他正混在人群里打他俩身边经过,那对话他听了个正着,他知道了,在这撤向山里的老百姓之中,有八路军的伤员,有根据地里的机关干部。他听了如获至宝,便寻个机会溜回了孙家大院,他没敢走正门,便就翻墙而入,去向孙宝财通风报信来了。  孙宝财听完孙二的消息,他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就向那孙二一招手,对着他的耳朵一番嘀咕,这孙二边听边点头,孙宝财说完以后,向孙二摆了下手,要孙二赶快去报信。  这孙二走到大门前,向外张望着,看着街上已经没有了行人,他轻轻地拉开大门,溜了出去,悄然地消失在云顶村那黄昏里的晚雾弥漫之中。  3.  打从鬼子的大扫荡开始,张连长和黎指导员已经多次带领着连队在鬼子的眼皮底下脱险,也有过和鬼子交手的时候,这使得他们在每一天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连队始终保持着临战前的战斗意识,就连睡觉也都从不脱衣,并且是枪不离身,所有的战士都保持着良好的准备战斗的状态,这使得张连长和黎指导员对自己的战士,对整个连队的战斗力充满了信心。  这两位连队的主官,都是二十四五的年岁,张连长行事稳重,指挥果断,极富战斗经验。黎指导员办事严谨,极善谋略,关键时刻总能拿出出人意料的办法,他俩是一对知心知底的搭档。  当天傍晚,张连长查哨回来,和黎指导员商量着敌我态势和下一步应对鬼子大“扫荡”的行动。  张连长对黎指导员说道:  “听这外面的枪声,几乎离这里都不太远,估计这附近肯定有县大队或者是其他连队,也有可能是东海军分区独立团在和鬼子周旋着。”  “现在的情况是鬼子的‘铁壁合围’战术几乎将我们胶东根据地团团围住,这反复‘拉网’式的扫荡,很难说不会和我们正面交锋,我们得有个心理准备。”黎指导员边说着边将手中的那张发黄的地图放在炕桌的油灯之下,他看着,思索着,合计着,又对张连长说道:“从现在的形势上来看,应该是敌我搅合在一起了。”  张连长对黎指导员说道:  “就这么大的地方,鬼子的拉网战术和铁壁合围,已经将我们一些零散部队和走散的机关人员挤压到这三面临海的绝境,现在的确处境是危险的。”  张连长看了看地图,有些忧虑地对着黎指导员接着说道:  “我们目前这个位置虽然暂时安静,实际上却是十分地危险,这三面临海,万一鬼子上来了,只要堵住西面方向,我们就没有退路了。”他沉思一下,便对黎指导员继续说道:  “现在从海上兵舰下来的鬼子刚刚往西而去,估计不久会返身回来的,我们在这里不能呆的太久,后天就向西北方向撤退,争取在山里和鬼子周旋,那样我们有地理上的优势……”  就在俩人正在聚精会神地商量着下一步的行动时,从院子的门外跑进来一个气喘吁吁的战士,这是连里的侦察兵,他报告说,在西面的路上发现了鬼子的部队,在向云顶村开来,现在已经距离大约只有五六公里的路程了。  张连长把刚挂在墙壁上的驳壳枪又重新挎在身上,黎指导员已经叫通信员去通知全连紧急集合,另一名战士已经将地图和连部的一些物品装点妥当。  “我们先向东面撤退,先不要向北面,以免被鬼子发现后会跟上向北撤向山里的乡亲们,你看如何?”黎指导员向张连长询问着。  “好,我们先向东面撤,然后再转向北,进山以后再向西去!”  张连长和黎指导员说着话就来到村子的街上,街上已经响起了“咚咚”的脚步声,各个排的战士从不同的方向跑步赶来,短短的几分钟的时间,一连的战士已经从整齐地排列在街道旁,等待着指示。张连长和黎指导员走到连队的战士们面前,张连长简略地告诉大家敌情之后,便要一排断后掩护,全连相继开出村外,向着东面而去……  村子里安静极了,这村子里的人们就像突然间蒸发掉了一样,留下的只是一个空荡荡的村落。   孙宝财在自家大院的门缝里看的是真真切切,全村的人白天就走了,八路军转眼之间就不见了,他心里有些懊恼,他巴望着儿子孙耀祖能快一点带着日本人过来,他想看到这些村子里的佃户们是怎样地下场,可现在,他失望了。  4.  张连长和黎指导员带着连队出了云顶村向东走了没多远,就碰上了分区和县委的一些被打散的干部,一询问,才知道分区机关大部分都已经又重新撤回昆嵛山里去了,鬼子仍在以一线排列,在向东推进,仍有一些部队在被鬼子向东面大海方向挤压。  西边传来阵阵的枪声,侦察员跑来对张连长说道:“鬼子已经进了云顶村,像是驻扎下了,并未再有动作。”  张连长对黎指导员说道:  “看来鬼子是要等到天亮以后再进行扫荡。”  “这样局面对我们反倒不利了,几乎是三面临海,越向东,地势越狭窄,白天就越容易被鬼子发现。”黎指导员说着。  “我们得赶快行动,争取利用这夜色迂回到西面或西北面的山区里!”张连长说到这儿,叫通信员打开地图,和黎指导员察看着。  张连长皱起了眉头,他沉思了一下,便对黎指导员说道:  “按原计划我们是从云顶村向东撤,然后绕道转向北在转向西去,但是前面在北面十多里路的这个小村子,是必经之路。”张连长手指着地图说着,黎指导员看着地图也陷入了沉思。  张连长已经预感到形势的危机恐怕已经超过自己的预想。他在想,去云顶村的那一路鬼子来得太蹊跷,而且前几天也是这样的情况,他们刚到云顶村不到半天,鬼子就追了过来,那一次,乡亲们就已经有了一些伤亡,这一次,怎么又是这么巧?而叫他感到不安的是,这一次鬼子却不再追击,停在了云顶村,难道仅仅是等到天亮?  张连长忽然感到自己忽略了什么,他抓过地图仔细地再一次细细地察看,他明白了,敲了敲地图,对黎指导员说道:  “恐怕我们的迂回的路线已经被鬼子切断了,这个小村子!”张连长用一种肯定的神色向黎指导员说道:  “前面的那个小村子,八成已经被鬼子占据了。怪不得进占云顶村的鬼子不再动作,他们是想卡住这两个关口,就可以将我们吃掉!”  “实现他们的目的,将我们赶进大海,想得美!”黎指导员说着话,看了看坐在地上休息的战士们以及刚刚和他们汇合的一些干部,接着说道:  “以目前我们的一百多人,加上这十几个干部,在这样狭小的区域,很难长久不会被鬼子发现,我们得赶快行动,还必须是稳妥的行动!” 共 20244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男生好心拉架被误伤捅破阴囊致睾丸受伤
昆明治疗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
昆明治疗癫痫病哪的医院效果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