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房山信息网 > 育儿

父亲

发布时间:2019-07-13 17:15:24

“父亲,您想我们吗?在您的脚下已经添了很多人了。您的儿女都已经成家立业了。虽然都不怎么好,但是也很满足了。如果您想我们,就托梦告诉我,我一定向您一一介绍。”

“怎么了,做梦了”妻子喊醒了我。昨天晚上,三点多钟,我梦见了我的父亲。

父亲已经离开我们三十二年了。我从没有正经的把父亲的情况告诉妻子和儿子。昨天的梦,也许是对我的提醒。突然一种莫名的情状涌上心头。在世时,我没有为父亲做过丁点的事,妄作他的儿子,这是最大的不孝啊!眼眶擎着泪水,我拿着纸巾,想擦拭掉,可是泪水竟滴落到键盘上,泪液慢慢散开,把键盘上“B”、“N”全部浸湿了。“子欲养而亲不待”,古人的话,刻骨铭心啊!我强忍着泪水,一定要把我心中的父亲告诉妻子,儿子。

记忆以前的父亲

抗美援朝,是父亲的光荣岁月。隐约记得父亲说过,在战场上,尸横遍野,惨不忍睹;有时为了躲避,将战友的尸体盖住自己,逃过一劫。饿,冷,困,累侵扰着所有的战士。后来,我们取得了胜利,回国了,那高兴啊,你们是无法体会到的。

回国后,父亲转业了。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妈妈也随父亲去了那里。大姐,哥哥就是在那里出生的。“苦”是那里的生活写照。也不知呆了多长时间,妈妈受不了那里境况,带着儿女回家了。不久,父亲也托辞回家了。

最美好的年华,父亲把它贡献给了国家。自己落下了一身疾病。战场上腿残疾了,兵团生活更加重了。回家后,淳朴敦厚的父亲,没有向政府提出任何要求。父亲深感没有文化的悲哀。印象中,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曾来信一封,很想解决父亲的工作和养老问题,由于家庭孩子多,诸多事情复杂,特别是自己目不识丁。父亲放弃了这次机会。

父亲离别的时刻

那是1982年公历3月11日,农历二月十六。父亲很少干体力活,前一天,竟然在秧田耖起包。(当时,为了给秧田施肥,用稻草裹着干牛屎,燃着,放在田里,然后用土堆起。这种烟熏的方法能增肥,在我们这里一直都沿袭着。现在有了化学肥料,就丢弃了这种方法。)父亲的身体,难以承受这种很累的活。中午,我们放学了,饭菜已经端上桌子了。记得父亲坐在桌子的东面,背靠着墙壁,妈妈面对着墙壁。父亲端起碗,要吃饭了。突然一声咳嗽,竟血浆四溅,乌紫的血液夹着块状的东西,直接喷向了妈妈的脸和前胸上,吓呆着正准备夹菜的我。妈妈迅速用手伸进父亲的嘴,想抠下父亲嘴里难以吐出的残留物,并且喊着父亲的名字。可是父亲已经没有气力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想睁开却不能。这时,妈妈的手被父亲的牙齿紧紧咬住。家里突然的惊叫声,引来了父亲的弟弟,我的细爷。他被这一场景也惊傻了,马上又反应过来。“哥哥,哥哥,你把嫂嫂的手咬住了,你松一松嘴”这种声音连续喊了好几遍。父亲似乎清醒了瞬间,妈妈的手才从父亲的嘴里抽了出来。这哪里是手了啊,已经肿得很胖很胖,牙印深深嵌在妈妈的四指上。一个月后,妈妈的手才有所好转。前后不过几分钟,父亲没有和我们说一句话,就离开了我们。等医生来看时,父亲全身没有了暖气。医生说,应该是病态的脾脏受到剧烈的撞击,造成破裂堵住气管窒息死亡。同屋的长辈为父亲穿好寿衣,放在用门板搭起的灵柩上。我和哥哥跪在旁边,一直到送父亲走。不谙世事的我,整个下午都没有哭声,也不会用跪拜的方式招呼来看望父亲的人。老衣、寿材等等,一切都是临时凑合的。没有追悼会,也没有其他仪式,只有五十七岁的父亲,就这样走了。妈妈哭得已经休克好多次。当父亲的寿材安置到葬地时,我如梦初醒,嚎啕大哭。这次哭声噎了嗓子,昏了头脑,好久成了一个痴呆人。写到这里,泪水如线般再次打击着键盘。

和父亲相处的岁月

没有文化一直都是父亲的心病。他希望儿女能改变这种现状,无论怎么穷,也绝不放弃孩子的读书。父亲去世那年,哥哥高二,我初三,弟弟五年级,都是毕业班学生。妹妹三年级。

晚上,父亲经常陪我看书,做作业。煤油灯下,父亲将火拧到最大,为这事和妈妈还争吵过。火暗了,父亲就用手捏掉烧焦的灯芯,似乎不知道火的灼烫。后来,有了电灯,父亲默默的听着我背英语单词,政治答案。(读书期间,我喜欢晚上背书)

最头痛的时刻,是我们开学了,父亲为学费而焦急。总是提前到老师那里求情,孩子学费一旦有了着落,马上就送来。为了这事,我几乎每个学期都要被老师请回家。当时真的有点埋怨父亲,可回家是不敢开口说学费的事。不用开口,父亲都知道。父亲抽着自制的黄烟,眉头紧锁着,也不说任何话。妈妈就催我到学校去。学期结束都是学校让步了。八角的学费全免,一块二角交贰角。两块五角交五角。

也许是烦心的事多,父亲对孩子的管教很宽松。放学后,上学前我们可以砸牌、跳田、踢毽子。夏天可以到河里去洗澡。为了获得一点私房钱,可以去捡白子,掏灰瘪,晒中草药。当然是在完成了妈妈的任务之后(看牛,捡猪菜,捡狗屎,抬吃水等),才能做这些。私房钱着实让自己支配了一下,如买了一本本子或者一只铅笔。然后就全部上缴了。父亲说,等过年时为我们做新衣服。

父亲的脾气很暴躁,我真切的见证了一回。当时,我在同学那里发现了红笔,学着老师的样子,把一次作业当试卷,红叉红钩随意画上,并在题头写上32。祸不单行,这次竟被父亲发现了。晚上回家,向我询问这事。非常气愤地说:“指望你能读好书,你就这样对待我。32分怎么对得起人!”拿起一个裤腰带,不分青红皂白的鞭向我。妈妈讨饶,细娘也来解救,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几个星期,我的腰部和背上血迹斑斑,疼痛难熬。这次教训,让我醒悟,父亲对我的学习充满着期望,容不得半点失误。平时关心较少,其实是没有让我知道。

有一次早晨起来,父亲问我:“毛,你听我晚上噗气,有没有吸气啊?”。不知道父亲的问话何意,我如实的回答。我说只有噗气,没有吸气。那一次听到父亲深深地长叹了一口气。后来,父亲陪我做作业时,总是这么说着:“孩子,现在你伯伯在,虽做不到什么事,但毕竟有人把你们罩着。如果我不在了,你们会更可怜的”。父亲的话很深沉,也有了验证。父亲走后,没有吃,我们曾饿过几天肚子;没有穿,我们兄弟衣服轮流来。别人的冷眼,让妈妈尝够了辛酸。那年,我考取了,通知书已经拿到手。还有人当面讥讽妈妈,“你家孩子都能考取学校,那天下所有人都考取了”。如刀的语言撕绞着妈妈的心。至亲冷漠了,亲戚疏远了。如果不是大姐和姐夫全力以赴,我们一家子不知道会有怎样的结果。回想起来,这是父亲最大的心病和担心。听同队的人说,父亲去世前几天,在所有人家门口过了一下。有人的就说几句,没有人的就一走而过。已到中年的我,体会到了父亲的良苦用心啊。他是希望大家多帮扶他的孩子。父亲的心尽到了。都说缺少父爱的孩子,难坚强;没有母爱的孩子,少温暖。生活这本教科书,向我们诠释着这个道理。

父亲的遗物

在妈妈那里,珍藏着几件物品:一个脱漆瘪曲的军用水壶,一个印有优秀党员的瓷缸,一本志愿军残疾证,一本优抚证。妈妈告诉我,这些东西是父亲的宝物,如果我走了,请把它保藏好。妈妈,为儿记住了。这些见证了父亲的一生。父亲离去时,覆盖在他身上的一面党旗,是他人生的全部意义。

生活的点滴难以细描绘;父爱的情思无法全表达。父亲的每一次踉跄的背影,每一目期盼的眼神,每一个深情的动作,每一句挚爱的话语,如电影般重播着。一次演出释放着一种情怀,一次观看懂得了一份道理。

父亲虽然离我们很多年了,但父亲的教诲历历在目,经久不衰。我在心里不停地呼喊着父亲:对不起,做儿女的没有尽到孝道;对不起,为儿没有实现您的期盼;对不起,您的楷模没有得到很好延续。请相信,为儿会尽最大努力把孝道送给妈妈;请相信,路再崎岖,为儿会挑好父亲的重担;请相信,您的儿孙会恪守家道一路走好。

朦胧中,看见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细长的身材,背有点驼,腿一瘸一拐地向我们走来。我告诉妻子,那就是父亲;望着儿子,请记住,他就是爷爷(我们这里喊爹爹)。

哈尔滨治男科专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哪家研究院专治癫痫病
癫痫常见的诊断方法有哪些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