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房山信息网 > 育儿

我的父亲1

发布时间:2019-07-14 05:10:00

我的父亲

父亲离开我已四十五年了,想写几个文字纪念父亲,总是以忙为借口不曾动笔,今天无事也就再无推脱了。

父亲在我的记忆中的形象似乎有些模糊,他去世时我仅仅八岁!父亲个子很高也很瘦,有一只失明的眼睛。总是面带笑容非常和蔼。据母亲讲,父亲是个赌徒,并且是一个只输不赢的、赌输了会打砸的赌徒!给母亲带来了一辈子都不可原谅的伤害。他们年青时(解放前),父亲败光祖辈留下的家产,在土改中被认定贫农,那时候说家图四壁也算是奢侈了,在村西头的庙外用茅草搭了个庵子度日,吃的更无着落。入社后分得了三间漏雨的草房。后来我就出生在那里。

小时候,父亲最疼我,因为我是他最小的儿子,几位哥哥都大我不少,有好吃的总先让给我,上工回来捉的蚂蚱烧给我吃,嫩绿的豌豆角藏在衣袋里逗我玩,豆腐房里揭豆腐余下碎渣给我吃,并说:“大块的是公家的不能吃,吃碎的解解谗吧”。平时没有打骂过我,记得唯一的一次挨揍却是因为逃学!不过现在想起仍觉得活该。

父亲在入社后改掉以前的恶习,评为了的劳动模范,生产队在农闲时也做副业,父亲是制作豆腐的能手,做豆腐也非常辛苦,整天忙个不停,为生产队做了贡献,也赢得了赞誉。却耽误了风心病初期的治疗,最后却因此而陨命。

父亲病了,病的挺重,从医院抬了回来,病塌前父亲喊着我小名说:“我死了你想我不想?”我撒娇似的说了一句遗憾终生的话:“不想!”小时尚未觉,长大倍感自责!!这就刻骨铭心的记忆!这句“不想”是我同父亲这辈最后的对话!

一声惨叫父亲走了,队里用两棵老枊为他做了口棺材,出殡那天寒风刺骨,尚未成家的大哥扛着招魂幡,在地上长跪不起,二哥二嫂哭得死去活来,送葬的人中三哥最小,留在家中母亲搂着我痛不欲生……

父亲走了,撇下他亲人,撇下了年幼的我……

蘸泪写下了这些文字,为了纪念父亲,为了那一句懊悔的“不想!”

在此我大声喊:“大!我想你!”……

2015.10.25

逆行射精治疗方式多 能够任你选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好
癫痫疾病有哪些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