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房山信息网 > 育儿

前妻离婚无效第250章走前忘了做件事

发布时间:2019-11-21 19:21:32

前妻离婚无效 第250章 走前忘了做件事

林絮翻白眼,跟一个肚子説话?这种幼稚的事是他林絮会做的?

平时他看到电视上演什么男人对着孩子好兴奋的説话讲故事这类的画面,心里就在鄙视,呵呵,听得到吗,明知道听不到还在那自言自语,尴尬不?

所以,自己鄙视的这种事,他怎么可能做?

"幼稚不幼稚."林絮説窠.

徐自知恨恨的道,"就没见过你这样的爸,宝宝,以后不跟爸爸玩."

林絮道,"呵呵,説的好像我会跟他玩似的."

现在让他跟葡萄玩已经完全折磨了他脆弱的神经,让他深深的了解到,跟xiǎo孩子玩,就是一种特别白痴的事情,尤其当葡萄边玩着娃娃,説,我是妈妈,然后指着林絮説,这个是外公叫外公哦,然后林絮嘴角抽搐,还被葡萄讽刺,説,爸爸,你这么没想象力,这么没童心,我妈妈怎么可能看你,你不会有一天要像电视剧里説的那样,跟我説,你其实不是我亲生的,你的亲生父亲其实是……哎,説到亲生父亲,我可不可以自己选啊?我想我爸爸是韩叔叔,韩叔叔好帅的哦……

林絮觉得他这个爸爸才是充话费送的才是……

林絮去美国的这天,徐自知还在工作.

他打説着他要走了的消息,徐自知説,好的,一路顺风啊.

飞机已经预备好了,他听着徐自己的口气,莫名的不爽.

他这次要去上几天,徐自知就没diǎn话要説吗?

他説,"你有什么话想跟我説吗?"

徐自己説,"哦,去了记得叫爸放心,我不能过去看他了,照顾好自己diǎn,哦,对了,给爸带去的东西都拿着吧,让那边厨师好好做做,都是家里弄的新鲜的菜."

"……"

林絮説,"没别的了?"

"还有……应该没别的了."

"徐自知!"

"怎么了,你还有事吗?"

"……"林絮气的咬牙切齿,"没事!"

徐自知听他要挂似的,忙道,"哎,林絮."

"我忙着呢,要走了,该登机了!"

"阿絮……早diǎn回来,我等你……"

"……"林絮顿了顿,挂了.

徐自己看着,笑笑.

很久没跟他分开过了,确实会有些不舒服的感觉,尤其想到,晚上回去没他唠叨了,听不到他説,不行吃这个,不许吃那个的声音.

她最后还是决定,将自己投入到工作时中去,就不会那么想念了.

正在办公室里跟顾暖説着话,却听再次响了起来,徐自知一看,竟然还是林絮.

他不是已经上飞机了吗?

拿起,她説,"怎么了

,还没走?"

林絮道,"你就那么希望我走?"

徐自知想着林絮的xiǎo心眼,忙説,"不是的……"

"还有事没做完."林絮説.

徐自知奇怪是什么事,却听他在里道,"在地下车库呢,你出来一下."

徐自知直接坐电梯去了酒店的地下车库.

看见林絮的车,进去了,説,"你怎么……"

林絮抱住了徐自知,吻先落了下来.

徐自知的诧异还没説出口,已经感到他的吻似是铺天盖地一般,将一切都挡住了.

他的手胡乱摸着,渐渐的,狭xiǎo的空间已经越来越热了起来.

徐自知的思绪都跟着迷乱了.

很久没这样忘情过了,很久没跟他这样亲密互动过.

因为怀孕,虽然过了三个月,但是林絮在这方面太胆xiǎo,总是害怕,不敢碰她,担心伤到她.

所以,一直从怀孕到现在,都没这样过了.

徐自知感到自己被翻过去,椅子早已躺倒,他用最安全的姿势,让她侧躺着.

体慢慢贴紧的时候,他们都难以抑制的叫出声来.

这种感觉太怀念了.

林絮説不出话来,抱着她的身体,一下一下的,抵触着她最柔软的地方,不敢轻易的加重,缓慢却更加速了他的,那样的压抑和刺激.

灯光一下一下的柔和着,车子一下一下的晃动着.

徐自知的手受不住的扶着车窗,热度让上面一层的水雾.

最后,林絮终于舒了口气,抱着她的后背,喘息着.

徐自知娇嫩的身体,更显得柔软,躺在那里,半晌才反应过来身体还一阵一阵的起着反应,她忙抓了衣服穿好,説,"真是的……这里是车库."

林絮也是快速却有序的穿好了衣服,説,"飞机推迟了两个xiǎo时,差不多了,我该走了,今天再不走,安排不了下一班了."

徐自知红着脸看着他,心道,説是还有事没做,就是回来做这种事的吗……

简直不知道怎么説林絮了好吗?

林絮最后亲了下徐自知,深深.[,!]的看着她的脸庞.

这次去,要去一个月.

他説,"我把我的飞机弄出来放着了,别人不许用,随时给我提供着,等有时间了,我就回来."

徐自知説,嗯.

林絮説,"等大了给你打."

徐自知説,嗯.

他抚摸着她的发丝,一下一下的,叹息,偏偏这个时候怀孕了,不然可以一起去.

看着徐自知离开了,林絮方静静的叹了声,重新开车离开.

不回来一趟在,怎么都觉得少了什么.

想着压抑了几个月了,就这么放她一个人在这里,实在难受,所以还是临时跑过来了,至少现在,身上都是她的味道呵.

最后还是上了飞机,离开了.

徐自知想,一个月也不久,他还会回来看她.

但是,他刚离开,已经有些想念了.

徐自知晚上准备回去的时候,却听顾暖説,接了个,对方説姓王,徐总认识她.

徐自知想,是她认识的那个王家吗?

想着,接起了来.

"徐xiǎo姐……"里,声音虚弱的女生,就是王纯.

徐自知道,"王xiǎo姐,怎么想到给我打."

"因为林絮去了美国,我只好联络你……有件事,我想能不能见面説?"

"抱歉,我先生走前嘱咐我,不想我见外人,有事你给他好了,那边号码没变,改了下国际线."

"徐xiǎo姐,请不要挂……"

王纯在里十分的急切的样子.

徐自知道,"王xiǎo姐是找我有事?"

王纯道,"是的,徐xiǎo姐……我想找你,是一些家里的事,我希望能面谈……徐xiǎo姐……请你,来跟我见面,好吗?"

印象中,这该是王纯第一次用这样的口气跟她説话.

徐自知不禁有些好奇起来,难道是她真的有什么事?

海城中央的女子会所,该是海城比较出名的一家会所,

这里一直是会员制,严格的进行着区分,不许任何外人入内.

所以,这种私密性,让很多会员喜欢.

当然,入会的价格,也不低.

王纯一直是这家会所的忠实会员.

徐自知是带着两名保镖一起来的,进门前,服务员跟她要会员卡.

徐自知説,"我没有这里的会员."

徐自知现在该是海城知名度最高的名媛,刚刚在新年为人瞩目的婚礼,至今还历历在目,又是林絮的妻子,会所的服务员们,常年接触这类女性,当然一眼就认出了徐自知来.

"林太太不如办一张试试,我们会所可以为每一位会员提骨常全面的优质的服务……"

"徐xiǎo姐."王纯对服务员説,"徐xiǎo姐是我的客人."

服务员低头道,"那么林太太有请吧,不过,林太太真的可以试一试我们的会员服务,每年会费不过几十万,却能得到最完美的服务."

徐自知只是笑笑,不随着大流,坚持只要自己喜欢的,自己觉得有用的,才是她的标准.

而会所……还是算了吧.

——萌妃分割线——

太原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是哪家
六盘水癫痫病
岳阳治疗龟头炎医院
玉溪市第三人民医院
广西国际壮医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