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房山信息网 > 美食

专栏榴花嫂的故事风花雪月的事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7:55:18

军营生活除了训练、执勤,每星期两场电影,无异是非常枯燥、单调的。  军营的夜生活还是很有特色的。干部战士就利用熄灯前的这点时间,开展各种文体活动,如蓝球、乒乓球、扑克、军棋等比赛。再就是老乡找老乡,互相串串门子。也有怀着各种不同的目的,到干部、上级家里串门子走关系的。  战士都是二十啷当岁的小伙子,精力特别旺盛,由于经多见广,思维活跃,难免美梦失控,发生遗精的事是很正常的。大家彼此彼此,谁也不笑话谁。星期天是晒被子的日子,大家相互参观比赛,看谁的地图画的又好又大,军营里就爆发出此起彼落的欢笑声。  军营里闹一些风花雪月的事,也是很正常的。    潘榴花到军人服务社上班不久,就发现邵峰和冯保庆助理员的关系非同一般。她注意到,只要邵峰提前上班,冯助理就总是有事在服务社;每次去进货,邵峰总是安排她与百货公司的业务员去一个仓库看货,而她每次都由冯助理陪着到另一个仓库去看货。百货公司的工作人员好像都清楚他们之间的暧昧关系,也处处给予掩护。  有一次,榴花看罢货,无意中走进了另一间仓库,就看见邵峰和冯助理搂抱在一起亲吻。  此后,冯邵二人就处处讨榴花的好,都把榴花的聪明、漂亮、贤惠挂在嘴上,榴花觉得很受用。  冯助理和常股长都是阳安人,从此冯助理就经常到榴花家串门子。青山不在家的时候,冯助理会说一些很掏心窝子的话。他说自己与青山是一年的兵,可没有老常进步快,你都随军三年了,我的老婆还在农村望眼欲穿呢。男人寂寞了,就难免做一些出格的事儿。榴花就表态说,我才不管你们的咸淡事儿,你们就好自为之吧,千万别在部队出丑!  邵峰总感觉自己有把柄捉在榴花的手里,心里寻常感觉不自在。当她和冯在一起追欢寻乐的时候,就不断与冯嘀咕这件事。冯助理说,我和榴花是老乡,只要我们不去招惹她,她是不会把我们的关系捅出去的。而邵却想出了一个恶招,就是要冯想办法也把榴花拖下水,大家同流合污,才能万事大吉。  当男女两情相悦,在互许共承的情况下,有了进一步的亲密接触,只要双方都具有成熟的心态,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旁人实在不必用道学眼光硬加批判,用暧昧的语态数落他们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  但邵峰要拖榴花下水的主意就太缺德了!冯保庆说啥也不敢对榴花下手。他不是没这个心,而是没这个胆。邵峰与冯相好数年,深知冯好色的心性,枕头风吹得多了,心灵折磨得久了,冯保庆就有点跃跃欲试的冲动产生。他们有条不紊地实施着自己的猎艳计划。  那是一个有点闷热的夏日,榴花和冯、邵到地方百货公司去进货。邵峰说,我有点不舒服,你们俩先去看货吧,我喝口水休息一会儿再去。就在一个布匹仓库里,冯保庆对榴花下手了!榴花根本不是冯的对手,挣扎了一会儿便气喘嘘嘘地没了一把力气。榴花就被按在一匹布包上,被掀开了裙子,扯脱了裤头,冯保庆如愿以偿,足足冲刺了一个多钟头才乐滋滋地罢手,直把榴花弄得个三魂出窍。    人都有自己的道德底线,当外在的诱惑突破了他的道德底线,他就会颠覆传统的道德准则。  潘榴花真是旧恨新仇一起涌上心头!  她的一颗心在滴血!她感觉自己浑身都是伤口!她的大脑思维有点涣散,当一个问题快要想明白的瞬间却又会莫名地分崩离析,她一阵儿一阵儿地感觉天旋地转,深感恶心,喉咙发堵,而又干咳着吐不出星点东西来。  她一连卧床三天不起,把常青山急得跟猴似的,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榴花变成了哑巴,一言不发。  说不出的,哭不出的,才是最苦的!  榴花虚脱地没有了一点气息,医生说她只是有点脱水,输两天液就好了。榴花在输液的两天里,好像到鬼门关转游了一圈又回来了,她在深沉的睡意中醒来,直唤肚子饿了!青山为她煮了两碗清汤酸面叶,她一连吃了两碗还喊饿,青山劝她先忍着点,空了几天的肚子一下子不能吃得太多。榴花对丈夫的细心照顾感激涕零。  榴花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回来,她算想明白了一个道理——人应该为自己活一回!不管是穷是富,是贱是贵,都不应该为名声所累,苦自己一辈子。一个人只要心甘情愿,就会觉得幸福。  她想得最多的还是马学东!是他最先打开了她的生命之书,可他只读了一页便放弃了。她刚刚尝到了一点爱情的琼浆,就被他无声地断绝了。如果说榴花是爱马学东的,而她现在对他却充满了仇恨!正是他的无情抛弃,才彻底摧毁了榴花追求真爱的信念。榴花才会为了面子违心地答应青山的求婚,才会委屈自己去做一位传统意义上的贤妻良母。  她对冯保庆的性侵犯开始也是恨之入骨的。但是冯保庆给她的性快感也使她铭心刻骨不能忘怀。正是冯保庆重新唤起了她对美好性生活的向往,使她重新审视她与常青山的婚姻质量。她明白她与青山之间是一种浓浓的亲情,且有儿子国庆的血缘连系,这种亲情也许比爱情还要稳定和长久。她想,如果仅以爱情来评价婚姻,世上的每个婚姻最终都得解体。  她在心里努力回忆和青山七年的夫妻生活,不知道为什么,越想越模糊,最后就剩下十一岁时在老家吴家坟头的那一吻了。军人的夫妻生活,最感人的还是小别胜新婚,随军前那种牛郎织女般的一年一相会还多多少少留下一点记忆。随军三年多来,第一年青山还拿性当饭,第二年就躲躲闪闪,第三年真是一提就烦。如果夫妻的性爱注定要枯萎,还不如来一个纵情燃烧,敢爱敢恨,快意人生!  人生很多时候,你只能来什么品什么,那么为什么还要违心地错过呢?也许想得开一些,日子就会好过些。  我们都只有这一生啊,为什么就不能勇敢一点,敢爱敢恨一点?  榴花有点想开了!  潘榴花在这一场灵魂的大决战中,彻底颠覆了她心中传统的道德准则,她要实施她沉淀已久的报复计划!她要报复所有像马学东一样的伪君子!她要男人也尝一尝得到的一刻立即失去的痛苦。  她既要利用花心男人愉悦自己,也要保护自己的身心不受到任何伤害。她要使花心男人为自己的出轨行为负完全的责任,同时也得到应有的教训,能在思想上产生悔改之意,得到一定的改造。  榴花把要报复的花心男人,框定在必须是自己身边所熟悉的男人这一范围;框定在必须是成功男人这一范围;框定在必须是自己所尊敬的男人这一范围;框定在必须是男人主动追求自己这一范围。  榴花深深懂得,要报复男人就要懂得男人。那些成功的男人在成功之后,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得到大家的承认。尤其是他心仪的女人的认可,而这个女人的认可就是心甘情愿地和他上床,并且这个女人一定是他妻子之外的女人。而要达到报复的目的,就必须让那个男人真正地爱上你,女人只能伤害真正爱她的男人。  榴花太了解男人了!男人总希望风尘女子不像风尘女子,而像个小家碧玉或者是大家闺秀;他们又希望清白女人像个风尘女子。所以,风尘女子若是像好人家的女子就一定会红得发紫,好人家的姑娘若是像风尘女子,也会有很多男人追求。  榴花就把自己摆在了风尘女子和清白女子之间。当一个男人对她展开攻势的时候,她就像一个风尘女子,微笑着卖弄风情,对男人的表白装出百听不厌的样子;一旦男人自以为得计,对她动手动脚的时候,她就立即拉下脸来,正颜厉色地把男人教训一番,让刚刚还像热锅里的蚂蚁似的男人一下子掉进了冰窟里。  榴花也深知男人的耐性,她不会让男人等得太久。就像猫玩老鼠,最终是要把老鼠当作一顿美餐吃掉的。榴花不是那种贱女人,只要一次被征服,就得永远被征服,再好的男人在她面前都是“从一而终”。如果说征服,也只能是榴花对男人的征服,而不是男人征服了榴花。  有一次,榴花在公园里乘坐了一次过山车,只有四分钟的旅程让她终身难忘!这是一次惊心动魄地历险!她由此得到启发:我就像一部过山车,要让冒险乘坐的男人惊心动魄之后,再没有勇气乘坐第二次。  榴花把自己想象成了一位站在悬崖上的危险女人,所有意欲占有她的男人,无异把自己推到了悬崖的边上,再向前一步就必然是粉身碎骨的下场。他们必须悬崖勒马,并对榴花的宽容、挽救感激涕零。    榴花第一个想要报复的人就是冯保庆。她瞅机会教训他说,你别忘了你的老婆还在农村望眼欲穿呢!你寂寞,搞婚外恋,也要专情不是?像你这样见一个爱一个决没有好下场。冯保庆就表示今后和邵峰断了,只和榴花一个人好。  冯保庆果然疏远了邵峰,一个劲儿的阿谀奉承榴花起来。而榴花又把冯保庆对她说的情话一字不漏地告诉了邵峰,邵峰醋意大发,扬言要对冯实施报复。  这时,仓库的主要领导发生了变化。仓库主任曾凡文革期间在总后机关工作,他当时跳得很高,文革后期下了基层。上个月总后下来了一个调查组,一个队员一眼把他认了出来,立即向组织作了汇报,总后很快把他定为“三种人”不予重用,立即作了退休处理,邵峰的丈夫方小舟就升任仓库主任一职。榴花就把邵峰要报复他的话告诉了冯保庆,冯保庆害怕转业,就通过关系调走了。后来,冯保庆被提升为副营职助理员,家属随了军,他打心里很感激榴花嫂。    由于王连学的自杀,翟西来指导员被停职检查,他也落个清闲,就在家里侍候起老婆来。这时,潘榴花就从军人服务社调到了储蓄所。由于翟西来夫妇就住在储蓄所隔壁,到储蓄所串门子很方便,翟西来就趁老婆秦莹不在的时候,故意拿话来挑逗榴花。榴花就装着很天真的样子嬉笑个不住,她对翟西来说,你把我的心都给逗痒痒了!你守着秦莹这个大美人,哪还会把别的女人放在眼里?  翟西来就皱起了眉头说,一家不知一家愁,天下男人都风流,老婆总是别人的好啊!  榴花就说,一个新兵蛋子入伍才两天,就看上了你的老婆,可见你老婆的魅力有多大!都出了人命案了,你还这么没长进。  翟西来又说,你新婚那年来部队,还是一个留刘海的高中毕业生,你的清纯让我过目不忘,整整让我想了你这么多年。我眼看就要转业了,啥也不在乎了,能一亲你的芳泽,我死而无怨了。说着说着就要对榴花动手动脚,榴花就大呼小叫起来,秦莹就从隔壁举着一双和面的手赶了过来。榴花就哈哈笑着说,嫂子,没事儿,刚才进来了一只大老鼠,被西来吓跑了。西来就跺跺脚说,现在的老鼠可真多!  后来,翟西来见挨着老婆的面确实不方便,就有事没事的往榴花家里跑。榴花就笑嬉嬉地招待他,对他挑逗的话装糊涂,虚与委蛇。榴花就像一个刚下笼的热包子,翟西来馋虫攻心,就是吃不到嘴里。而榴花却像猫逗老鼠,玩得得心应手。  翟西来苦苦追了榴花一年,硬是连榴花的边儿也没沾上。就在翟西来转业即将离开部队的时候,榴花主动把西来约到了家里,满足了他的心愿,榴花也享受到了男人勃发的激情。  翟西来由于对榴花的留恋,说服妻子秦莹就地转业,不回山东老家了。翟西来后来在部队驻地所在的县里当了交通局局长,多次借工作之便到红石沟来想见榴花,榴花就是避而不见。老翟的心里有点疼。    一天傍晚,勤务连和机关打蓝球比赛,榴花一家子都兴致勃勃地在观看。勤务连副连长袁占魁打的特别勇猛,得到观众一阵阵地喝采!榴花和儿子国庆也不住地欢笑着鼓掌,这一幕袁占魁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袁占魁对榴花的美貌心仪已久,只是还没能找到合适的机会接近榴花。袁占魁迷信相面,也买有这方面的书籍,对人的面相有一定的研究。他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就决定从相面入手,慢慢打开榴花的心扉。  袁占魁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爱上储蓄所闲逛起来。在随意性很强的闲聊中,他总能很好地把握时机,把话题引导到相面上来,乘兴发挥一番,得到大家的认同和嘉许。秦莹和榴花渐渐对相面术产生了兴趣,就时不时的请袁占魁给自己相面,袁占魁每次只点一处面相,说一番奥妙,故弄玄虚,不肯尽言。  这样,一场别有用心的相面就无限期地延续下来,仿佛他与榴花之间已有谈不尽的话题,榴花两天不见袁占魁,也会和秦莹提到他。秦莹很快就要随丈夫到地方工作了,她和榴花正忙着交接手续。这天,袁占魁又来到储蓄所,很唐突地为秦莹相了一面,非常果断地说,嫂子安排在县农行工作,不出二年,就能当上副行长。问他有什么根据,他依旧是藏山不露水,讳莫如深。  秦莹到县农行不到一年,就在一次领导班子的调整中,被任命为副行长。消息传来,榴花对袁副连长的相面术佩服得五体投地,就热心地请袁占魁到家里为自己和青山相面。袁占魁说,你们俩口子很有夫妻相,百年合好是无疑问的。青山哥只有初中文化水平,按常理说他的官当到营级已经很不错了。但从面相上看,只要得到一个贵人相助,爬到团职也不是难事。  榴花夫妇被说得满心舒服,就强留袁副连长在家里吃饭,两口子都欢迎他能够常来家坐坐。这正中袁占魁的下怀,他巴不得能常来家坐坐,好与榴花套近乎,完成他占有榴花的美梦。  这天晚饭后,袁占魁又溜达到了榴花家。听榴花说青山上分部开会去了,会期三天,大后天才能回来,他真是喜出望外!这是天赐良机,千万不能错过。 共 822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早泄的护理保健有三大方式
黑龙江治疗男科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最好的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