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房山信息网 > 美食

业内估算黑客产业链规模价值已超百亿

发布时间:2019-11-28 14:05:35

业内估算黑客产业链规模价值已超百亿

挂马、抓鸡、洗信,通过一系列专业的技术和严密的流程配合,络黑客们制造了一条规模价值巨大的产业链这一产业链所指向和威胁的不仅... "挂马"、"抓鸡"、"洗信",通过一系列专业的技术和严密的流程配合,络黑客们制造了一条规模价值巨大的产业链这一产业链所指向和威胁的不仅仅是个人的隐私、商家的机密、政府的信息,更有甚者,将国家安全也纳入其中,企图分而食之法治周末 李 飞“络安全技术就像枪支,本身并没有危害,危害来源于掌握他的人。”面对日益猖獗的黑客产业,北京椒图科技络安全专家李科对法治周末无奈地说。日前,经金山毒霸安全中心验证发现,PUTTY等三款Linux服务器管理软件的汉化版本存在后门程序,可窃取管理员账号,从而完全控制Linux服务器。而与传统在个人计算机上运行的“后门”不同,此次后门程序将主要攻击目标锁定在大型商用服务器上,其中可能涉及金融、能源、电信等重要领域。“对政府、能源、金融等机构来说,存在后门程序的服务器就像是在信息系统中埋下的‘定时炸弹’。一旦遭到黑客攻击,将会对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造成严重打击,甚至危及国家安全!”一位不愿具名的信息安全专家对法治周末强调。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上万服务器IP、账户、密码等惨遭泄露,已经确认的受害信息系统IP或域名超过1500个,其中有64个政府站域名。了解到,在PUTTY“后门”被曝光之前,这些内置后门程序的汉化版软件已经运营了近半年时间。因此,相比已遭受信息泄露的服务器,还有更多大型商用服务器存在被黑客攻击的潜在威胁。“去年年底中国最大规模的用户信息泄露事件余波未了,如今黑客的触角就伸到了涉及政府核心业务的服务器。黑客行为的步步紧逼,凸显的是背后黑客产业的日益壮大。”易观国际游市场分析师孙梦子说。黑客严密代理制度化黑客产业现在究竟有多大,恐怕没有人能说得清楚。但据业内人士估算,黑客组织实际掌握的用户数据库记录数规模远超一亿条,而目前黑客的产业链规模价值也已超过百亿元。那么上百亿元的黑客产业到底如何运作呢?通过潜伏国内数家黑客论坛发现,黑客产业已经形成了分工明确、资金规模巨大的黑客产业链!“现在最普遍的黑客产业就是通过‘挂马’和抓‘肉鸡’盗卖游装备,既简单又实际,‘黑友’们比较容易上手。有些络游戏的高级装备可以卖到几千元,因此月收入从一两千到一两万都有可能。”当在黑客中国论坛以新手身份向某位前辈了解黑客如何盈利时,该友如是说。然而这看似简单的“抓鸡”过程,却有着环环相扣的操作流程。“首先得开发。”通过该友的介绍,一副分工细致、配合严密的黑客代理制度展现在的眼前。所谓开发,就是由黑客中的技术精英通过针对不同的站或络游戏的账户,开发不同形式的木马变种,编写木马病毒程序,然后按类别卖给传播木马病毒的“包马人”(类似于某些品牌的总代理)。这一过程通常只需要几小时到几天不等。然后,由该“包马人”转卖给二级、三级“包马人”(类似区域品牌代理),这些人往往是只懂得运营黑客木马而不懂开发的下线黑客,他们负责木马的传播。拿到木马病毒的下线黑客们,通过各个知名站的代码漏洞,将木马病毒挂在这些知名站上。接下来,就是静等民上钩了。只要民浏览了这些挂有木马的站,木马病毒就会自动侵入民的电脑中,从而盗取民的游账号,然后以邮件的形式自动回传给黑客。当回收到大量的邮件后,黑客们将登陆盗来的游账号,将账号内的装备和虚拟金钱全部转移出来,然后通过现实世界的金钱交易获得巨大利润,业内称该步骤为“洗信”。这种严密的代理制度正是近年来黑客产业飞速壮大的原因之一。那么,如果是刚刚入门的新人,完全不懂如何“挂马”和“抓鸡”,是否也能成为一名赚钱的黑客呢?该友表示:“技术可以慢慢学,学不会也有现成的工具和教材。”法治周末在调查中发现,黑客论坛中,类似“给力抓鸡工具,一小时150只”、“日盗万Q不是梦———史上最快超详细盗Q教程”的帖子人气颇高,仅黑客中国论坛中就存在数十条与盗号技术相关的工具与教程,而在论坛求购服务器进行“抓鸡”的友也不在少数。事实上,不只游装备,任何可以换成金钱的东西,都是黑客窃取的对象。瑞星公司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黑客的涉猎范围,已经从窃取个人资料如密码、游密码,发展到银行账号、信用卡账号等。而根据攻击对象的不同,木马病毒的价格也不一样。一位专长编写木马病毒的黑客对透露,感染普通计算机盗取游戏账号的病毒一个才卖200元到300元,而能获得银行账号信息的高级病毒价格能翻到10倍以上。“这种黑客行为无异于现实世界中的盗窃。然而现实世界中明确的违法行为,在虚拟的络世界中,法律的约束力就弱化了许多。往往阻碍黑客参与这种黑色交易底线的不是法律,而是道德。”北京市律师协会信息络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李德成对法治周末表示。商家竞争雇黑客攻击虽然在黑客产业中,盗取游装备与个人信息的现象最为普遍,但因其技术简单,在黑客中往往被认为是下乘做法。更多黑客中的精英,都在探索技术性的新型产业链。病毒模块、僵尸络、被攻陷的服务器管理权等都已经被用来出售,很多黑客还开始利用拍卖站、聊天室、地下社区等渠道,寻找买主和合作伙伴,取得现金收入。其中,利用木马病毒敲诈和受雇攻击成了黑客产业的新方向。据电子商务中心调查结果显示,2012年与2011年电子商务大环境发生了很大改变,部分公司减少了硬广告投放,加大了搜索引擎的竞价投放,其金额甚至超过了2011年的硬广告投放金额,这让黑客们嗅到了商机。一家规模不到千万的鞋类购物站负责人对表示,仅去年年底,就遭到过三次黑客攻击,每次攻击时间从一周到十几天不等,最后甚至导致机房瘫痪,站无法访问,直接经济损失30万元左右。而对方攻击的理由却是,要求公司每月交纳1200元“安全费用”,或者到相应站购买广告位。由于中小型电商公司的带宽往往无法承受黑客的攻击,要想不受骚扰,只能租用高额的抗攻击服务器,但仅这一项花费每月就要多出十几万的开销。因此,大部分电商企业只能选择妥协。“对于被攻击的事,大家都心照不宣,花点小钱而已,能破财消灾就不错了。”该负责人无奈道。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委员赵占领对法治周末表示,如果电商企业承认被黑客攻击,那么它的信息安全保障水平容易受消费者质疑,甚至引起恐慌,导致用户流失,所以电商往往不敢声张。“广告数量太少,利润又太低,如果再不增加广告数量,怎么能盈利?”红客中国论坛上一名个人站站长百里景洪对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为了站的生存,他过去也曾跟其他几位“黑友”一起,对几家小型电商站发起过攻击。通过在“数据中国”的机房租用六十台服务器,用流量攻击的方式进攻不愿意在自己站投放广告的电商。“这些服务器产生的流量超过6G,如果同时访问一个站,这个站很容易就‘卡死’了。”百里景洪对透露。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经过几次攻击,居然有人自己找上门来,却不是为了发广告。“有人登录我的站留言,说想跟我们合作,但不是广告,而是帮他攻击别人。”百里景洪回忆,“其实就是互相竞争,大家都想击垮竞争对手。本来不想插手,但他给的价格比广告费还高,就接了下来。”事后百里景洪才发现,为商家打击竞争对手,也成了黑客产业的业务方向之一。“现在仍然有许多黑客团体在通过络攻击收取保护费,或者通过打击竞争对手来‘提升公司竞争实力’。毕竟这种攻击软件随手可得,根本没有人监管。”现已退出这项业务的百里景洪告诉。为了调查百里景洪所说是否属实,通过搜索引擎查询相关攻击软件。其中,一款名为集群DDOS攻击器的软件相当热门,被誉为是黑客最常用攻击软件之一,其厂家更是声称自己是全国最大的络攻击供应商。但当被问及产品被用来攻击站是否要承担法律时,其工作人员却表示,该产品是用来进行防火墙压力测试的络测试软件,并不存在法律问题。一边是受害者三缄其口,一边是行凶者有恃无恐,这让黑客产业的新业务更加一发不可收拾。白帽黑客与黑帽黑客有矛就会有盾。对于熟知络安全技术的精英们来说,成为黑客并非是唯一出路。与擅长攻击,以破坏见长的黑帽黑客(blackhathacker)不同,还有一些络安全精英成为了以测试络和系统的性能来判定它们能够承受入侵的强弱程度的白帽黑客(whitehathacker),也就是络安全专家。通常,白帽黑客多为学术研究人员和专职安全顾问,他们攻击自己的系统,或被聘请来攻击客户的系统以便进行安全审查。与黑帽黑客相比,白帽黑客也有自己的产业。而其中最为人熟知的,就是为系统找漏洞、打补丁。每年,全球各大软件厂商如谷歌、微软企业都会组织自己的黑客编程竞赛,以寻找自己服务器或操作系统中的漏洞。对于能攻破系统的黑客,更会提供额外奖金。但更多的时候,部分系统漏洞并未被厂商所发现,如果它们被黑帽黑客所掌握,难免会造成损失。由于经历了多年“矛与盾”的交锋,李科告诉,以黑客的行事习惯,发现漏洞之后往往不会马上公布于众,而是如“幽灵”般游离于规则之外,通过自由进出,篡改数据,制作“彩蛋”(隐藏在软件中的功能或讯息,通常是无恶意的)等方式独享该漏洞,以满足自己的成就感。一般来讲,大概3到6个之后,厂商才会关注到该漏洞。然而即使发现漏洞,厂商要制作补丁也非一朝一夕之事。从制作补丁到用户安装补丁,这期间也要经历约3到6个月。也就是说,从黑客找到漏洞到厂商通过补丁解决漏洞,中间将会有半年到一年的真空期。这段时间内,系统没有任何防护手段,十分危险。因此,就需要安全防护人员,也就是白帽黑客提前发现问题,缩短真空期,以便厂商在黑客入侵造成损失之前完成补丁。赵占领对透露,如果黑客成功对大型站的服务器进行攻击,获取其数据库内的用户信息,将会产生巨大的商业价值。不但可以洗劫账户内的虚拟财产,还可以通过泄密信息帮助竞争对手打击站,后续还能够整理用户信息交易给有需要的买家。总体收入甚至有可能过千万。而在络安全的应对方面,监管尚属薄弱。因而更需要络安全行业的出现。但当谈到黑客行业与络安全行业的收入比较时,李科显得有些严肃,他说:“做络安全行业,拿的是业内普遍标准的薪酬,而黑客则是在灰色地带利用技术获取暴利。相比络安全行业,黑客的收入往往要高出很多,但至少络安全专家可以行走在阳光下。”让李科语气如此沉重的原因来自于黑客的影响力。虽然看似黑客产业暂时还只是通过灰色地带收获经济利益,但其潜在的影响力却不容忽视。“如果不能竖起坚强的‘安全盾牌’,恐怕黑客的‘长矛’早晚会伤及国家安全。”他认真地说。李科的担忧不无道理。早在2010年,伊朗就曾爆发“震”病毒(Stuxnet蠕虫病毒)。黑客通过病毒将伊朗核工业中离心机的转速调高了20%,而公共系统中的显示值却依然正常。就是这看似“无伤大雅”的把戏,让伊朗近两成的离心机报废,导致伊朗核工业倒退了近十年。而谁又能担保这种对国家安全的攻击以后不会成为黑客产业中新的链条呢?“因此,针对同业涉及国家核心业务的PUTTY‘后门’事件,有关部门应该引起高度重视,将公共系统的风险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来防范。”赵占领认为。黑客宜“堵”也宜“疏”“事实上,这几年黑客产业的发展如此迅速,跟我国信息产业‘缺芯少魂’的现状有关。”孙梦子表示了自己的看法(“芯”代表中央处理器,“魂”则是操作系统)。孙梦子之所以这样认为,是因为络黑客攻击的重灾区就在操作系统的漏洞上。作为我国国家信息安全的基本制度,等级保护制度一直是络安全领域的标杆。然而,在一共五级的安全等级划分中,我国始终没有出现三级或以上可用的自主操作系统。而三级安全的划分标准是:信息系统受到破坏后,会对社会秩序和公共利益造成严重损害,或者对国家安全造成损害。也就是说,在信息安全领域,国家安全缺乏防范措施。而威胁国家安全的正是飞速发展的黑客产业。“归根结底还是利益在使然。”李德成认为,“国内在虚拟财产的财产权益界定方面仍不够明确,让黑客产业得以有空档暴利发展。但国内近年来也推出了一系列法律规定,将制造黑客工具、散播黑客工具进行定罪,并在新司法解释中对于黑客计算机犯罪进行了特别规定,接下来,如何尽快履行相关规定,以及如何以现有法律对黑客产业进行监管将是推动黑客产业规范化的关键。”而李科则另有看法:“没有攻击技术作为依据,防守就是盲目的。一味地封堵所谓的黑客,的确会解决一些犯罪问题,但也会带来其他方面的影响。比如,可能会一定程度上阻碍信息安全技术的研究和发展,这也是对国防力量的一种削弱。”黑客有时更像是开锁人,如果得到官方备案,则是合理合法的为人民服务。如果没有得到认可就擅自闯入他人空间,就成了盗窃。“因此,对黑客产业来说,需要的是好的引导,如应考虑将认证制度引入信息安全领域。”李科表示。赵占领也认为,相关的国家单位部委不仅应该重视络安全还需将整个安全产业进行规整,尽量避免出现恶意竞争的局面同时,也希望掌握络安全技术的从业人员能够自律,形成良好的行业氛围。黑客行业术语挂马:黑客入侵了站,将自己编写的页木马嵌入被黑站的主页中,利用被黑站的流量将自己的页木马传播开去,以达到自己的目的。例如很多游戏站被挂马,黑客的目的就是盗取浏览该站玩家的游戏账号。肉鸡:就是被黑客攻破,种植了木马病毒的电脑,黑客可以随意操纵它并利用它做任何事情,就象傀儡。肉鸡可以是各种系统,如windows、linux、unix等,更可以是一家公司、企业、学校甚至是政府军队的服务器。(:曹璐璠)

更多

0

版权声明:本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中国企业××(频道)"和"来源:中国企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中国企业所有,任何媒体、站或个人未经本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协议授权的媒体、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企业报",违者本将依法追究。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能源
历史解密
济南中医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